当前位置:大奖娱乐APP|大奖 > 自然科学 >

中青报:科研经费使用为何问题频发—新闻—科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中国青年报:为什么频繁使用科研经费问题 - 新闻 - 科学网

  一方面,大量科研经费被频繁挪用。一大批科研领导人因虚报费用而被定罪,引起了社会的高度关注。另一方面,研究人员也尖叫,资金管理过于僵化,资金滞后,报销繁琐,这种无力感也加剧了各种混乱的滋生。

  东南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原科学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卢乃吉教授表示,腐败研究经费的定义在一定程度上也取决于规则的制定。如果规则本身考虑到各方的利益和科学研究的特殊性,这种行为当然是有问题的。但是,如果规则本身不完善,不承认科学工作者的创造性劳动,规则就有这么多的犯规,这也是突破背后的原因。

  去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联合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完善中央科学研究项目资助政策的若干意见”,用于指导和服务各项科学研究工作。在预算拨款,支出范围,劳务费,横向资金管理等方面进行改革。很多科研人员直接对他说话,政策比较灵活。

  新政到底推出了哪些具体方面的改进?你真的解决了这个问题吗?我们需要关注什么样的问题?

  在过去:为后期科研人员提供的资金奖励较少滞留在发票上

  卢乃基的印象是,项目资金的拖延一直是科研经费管理中的一个重要问题。

  推迟资金分配是很常见的。早些时候批准的很多项目应该在年初发行,结果将在11月份发布。根据管理要求,这笔款项必须在今年年底之前用完,或者在年底退出,但时间已经到了结账的时候。他说。

  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研究人员花钱吃惊。卢乃基说,由于花这些资金花费的时间很短,许多教师没有办法完成原设计,想做的事情做不到,而只好做别的事情。不少科研人员买东西,赶紧开几个会议等等,总之钱不是用在刀上的。

  北京大学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教授陈方杰进一步指出,不及时拨款可能会对自然科学研究产生更严重的影响:自然科学项目的及时性是比较强。短期来看,不利于项目本身,相关实验室和科研工作的不断深入探索。

  批准程序繁琐是其中的问题之一。中国科学院研究员贝利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中青在线记者,根据他的经验,他从基层得到的任何钱都获得了顶层的认可。

  计划的初步申报,具体实施变更和最终验收环节,都需要严格审批,一点点的问题都会被打回来重新拿来。他说。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说,一般来说,每个研究项目都需要有一个预算,然后进行报告。成本必须首先报告,但在随后的实际科学研究中有许多不可预测的因素。项目中使用的最终金额不一定是最初报告的金额。

  另外,还有一些成本是无法报告的。以鲁乃基为例,要顺利开展科学研究,科技人员善待客人娱乐存在,但这些不能报销。关键是劳动力成本太少。

  华中师范大学副校长黄永林,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生李茂峰指出,参加国家科研项目的研究人员主要包括有薪人员收入,没有工资收入的人员在项目实施和顾问聘用三类。国家的行政措施对这三类人员的开支分别有不同的要求,对于专门用于工资收入的工作小组成员,他们不允许发放劳动力成本。

  绝大多数高校科研人员在承担较高要求的教学任务的同时承担科研项目,其中大部分是超负荷工作。他们认为,由于科研人员工作量过大而给予的不合理补偿,导致部分研究人员通过假工具和虚假合同获得部分赔偿,导致虚拟成本支出。

  由于直接拉动的劳动力成本也不足,绝大多数需要发票,发票成为产业链。鲁乃基指出,很多大学教师收不了这么多的发票。这也是强制卖淫的制度,迫使科研工作者突破规则。

  现在:专家说,新政基本解决了高校实行具体犹豫的问题

  去年7月底,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联合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完善中央科研项目资金政策的若干意见”,提出了具体的改革措施在资金和其他方面。

  根据财政部,科技部,教育部,发改委等四部门负责人对此文件的公开解读,新政精简了预算编制主体,提高了间接成本的比例。同时也明确了劳务费支出的范围和标准。

  具体而言,上述研究人员提出的问题具体是,新政策执行部门预算审批前的项目资金预分配制度,合并会议,差旅,国际合作等项目费用不超过直接成本无需填写具体的预算;批准的间接费用比例上升到设备购置成本扣除的直接费用的一定比例。劳务预算没有成比例的限制。研究生,博士后,访问学者,项目聘用研究人员和研究支持人员可能需要支付费用。

  客观地说,新政策的改善是相当可观的。陈方杰说,新政策放宽了,更好地保护了科研人员的利益,增加了他们的积极性。一些期限已经下降,如提高结转资金的保留,这也避免了到年底突然花费的尴尬。

  但他也指出,衡量体系的好坏,一方面要靠文字,一方面要看具体实施情况。现在总的来说,国家加强对科研经费的管理和监督,但具体比例和效益等制度变化实际上是放松了。对于这一新政策的具体实施,高校有一定的空间和探索期。

  例如,规则非常明确的地区的高校可以直接实施。但是,具体的比例等,将不得不下放到大专院校。部分高校可能落后,改革力度会有所差异。会有一些犹豫。陈方杰说。

  伯利兹也是如此。上面提到的这些措施,很多也都是逐步落实的,具体架构上层出来,但是在实施层面还不完善。在他看来,每个人都在摸着石头走过河。大部分基层单位都在相互关注,希望跟进其他单位建立的制度。换句话说,在实践层面,步伐还不够过分。

  (采访对象要求,陈方杰文,白立国为笔名)

  \\ u0026特别说明:本文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或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自本网站,则本网站必须保留注明“来源”,并拥有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联系。

关键词: 自然科学